煒揚印刷:難不是問題 只怕時間不夠
隱身設計師身後,促成虛擬圖檔轉化實體的最佳助攻手
2019/02/21 · 作者 / Show.D · 攝影 / 林志潭
分享至

當看到一個厲害無比的印刷品,推測大家的第一反應應該是:設計師是誰?摸了摸手感,比較熟悉紙張的人可能會猜測是用德國、法國還是日本的紙。然後表示「真是不錯的作品~」結束這個回合。

第二回《恆成人物選AUSPIC PEOPLE》想帶大家認識的,是很容易被忽略的:「印刷公司」。印刷是設計創作中很重要的一個環節,不同的印刷加工能帶出更多意想不到的驚奇效果與展演風格,大家所喜愛的設計師,像是聶永真、王志弘、何佳興、林小乙等人都是將平面設計與印刷突破傳統框架,讓其作品更具備獨特的創造力。

這次邀請到「煒揚印刷」來談談他們的經驗與第一線走跳的實況,也讓各位更能理解每一個呈現在我們眼前的好作品,都是需要諸多參與其中的人們動腦、動手,以及不厭其煩的對話與溝通,這不是個人獨大的英雄秀、而是天時地利人和的團隊合作。

這張海報被畫上了各個方向的綠色油墨,小林和我們解釋這是他們的日常測試,了解紙張、墨的特性之外,也能掌握天候狀況的濕度影響乾燥程度。

Q:為何會選擇「印務」這個職業,是不是對紙張、印刷技術特別情有獨鍾?

我想先說明一下,關於大家口中的「印務」有點不一樣,一般印刷廠內會有「印務」、「工務」,印務比較屬於業務性質,工務就是做工執行的人,而我們算是兩個全都包了!不過因為沒有自己的印刷生產機台產線,我們屬於擔綱客戶與不同下游加工廠溝通的「印刷公司」。所以有時被稱為印務,我們也會覺得有點混亂(笑)

我在承接家業之前,在外面曾做過印刷相關工作大約八年的時間。說不上是「喜歡」這種感性面的東西,只是從小就在印刷製作的環境長大,看到的、摸到的、聞到的都是跟紙張印刷有關的東西,自然而然地在選擇職業時也就往這條路走了過來。現在煒揚印刷主要是我和哥哥兩個人一起負責主要工作(趕案子的時候老婆、家人都要一起跳下來幫忙),業界都叫我們「大林、小林」。

Q:有點好奇,兄弟一起工作會不會有意見不合的時候?(寫手最喜歡腦補這種鄉土劇情了!)

對我們來說,通常做的方式只會有一種:那就是做出最好的、最完美的。所以不會有爭執的空間,我們兄弟之間不太會吵架。

小林說,這個作品是我做過最難的!繡線在紙上相當困難,可能會破、會皺,先攤平車線後才能對折,只要折歪或車歪,剪裁時就不會成形,
也沒辦法做事後修整,只能一張一張想辦法做起來。「還好金曲獎裝幀設計有中!大家的辛苦有代價了!」小林笑了笑,說著。

Q:身處客戶/設計師與印刷廠之間的中間人,可以和我們談談「印刷公司」的主要任務是什麼?你認為好的印刷公司應該具備什麼樣的條件?

一般認為我們的工作不外乎是找工廠詢價、進行製作。但現在網路發達,要詢價、找工廠都不是太困難的事,主要在經驗累積上的差異。

好的印刷公司會早先一步為設計師發現設計稿與實際執行面的缺失,包含平面圖像、顏色等正式上機時需要預留的asobi空間,都是在前端就需要讓設計師、客戶清楚理解。如果依照一般流程,只要檔案沒有被更動或改過,印出來有問題或不如預期,其實都會變成設計師自己要承擔,印刷公司是不需要負責的。

但我們會想,賠錢是小事,對這些把產品當成自己作品的設計師來說是另一種傷害,會希望可以一起把產品做好。

當初為了做這個包裝盒,煒揚也特定租了一個廠房來放置組裝好的包裝盒,深怕一個碰撞就毀了。小林說,很能理解粉絲買的是回憶蒐藏,但真的還是會壓力大到睡不著。

Q:煒揚印刷成立到今年剛好是三十年,小林你也在業界也有超過十年的經歷,從你的觀察台灣平面設計有什麼比較大的改變?

現在的設計師跟以往很不同,多了很多『奇奇怪怪的東西』。以前檔案打開來,還沒有這麼多的變化(或說挑戰現行的印刷技術)。大約90年代以前,一般的印刷公司、印務多半還是承接基本的包裝,我的印象中,直到民國95年左右,從聶永真開始我們就有各式各樣加工手法多元的裝幀委託。

以前印刷完成之後就上機器進行裝訂,現在印刷完成之後,手工的部分就佔到三~五成,設計師將很多傳統表現手法混搭、創新,我們幾乎沒有可以從頭到尾光用機器就可以完成的作業。

單純好做的案子通常也都不找我們啊!(苦笑)

很多人誤會煒揚印刷是很大的公司,但這類手工繁雜的印刷加工不太可能在大公司裡面做,
無論人力與效益都不合乎一般印刷規格。但對我們來說,其實也是自己給小,很想試試看!

Q:面對設計師提出來一些奇奇怪怪的設計,為什麼不坦白地告訴他們這個做不出來呢?

其實我們自己也想嘗試看看,通常都是自己先答應!不過,經過嘗試之後多半都是OK,自己也會覺得學到了新的東西。只是真的遇到時間壓力、沒辦法在設計上做變更的時候,就只能硬幹做出來。

Q:會不會覺得設計師很討厭?(因寫手本人經常對設計師有理智斷線想要痛下殺手的情況…)

我比較討厭時間不夠!我會認為品牌客戶交給了設計師,就該給他們有發揮的空間,那才叫「設計」。而設計師的這些創作是可以達成的,不是硬要做不合理的,但真的會需要多一點時間去嘗試更多種做法讓效果更符合客戶/設計師的期望,我只怪自己啦~

當然,那種在上機之後才做不夠細膩的改稿(比方說,上機校色調好後才說要加字、換紙)這種的就真的會有點討厭⋯⋯

12月底在趕的一批唱片包裝,小林笑說這個急不得,弄不好會燒掉房子的!為了這個效果,小林嘗試了很多種方式,沾墨、上色等,最後發現火燒的自然感最符合設計師與客戶的期望。

Q:如果有年輕後輩說想要跟你們一樣做印刷公司,你會有什麼建議呢?(會勸戒他們不要入苦海嗎)

經歷過臺灣印刷產業的高峰(俗稱躺著賺的時代)到現在,面臨中國全機械化與低價競爭的不景氣,過去以量制價的那套已不適用了,你得清楚知道自己和其他人的差異。

自己出來創業有一點很重要:要捨得。做印刷沒有容錯的空間,做得不好就要認賠,硬把不好的東西(覺得小瑕疵沒人會發現)塞進去交貨,那賠的不是錢,是信用。煒揚做很多大案子表面看起來很風光,但一個小瑕疵就是整套重印,很多是賺不到錢的。

你得學會捨得,才能做出口碑、才會有信用,與客戶/設計師產生長久的信賴關係。


©本篇文字與圖像著作所有權皆屬於恆成紙業所有,若喜歡這篇報導歡迎您透過本文連結分享,如需使用圖像或擷取任何內文,煩請事先與我們聯繫囉。email|auspic@paper.com.tw 或是透過facebook的私訊功能聯繫我們,也可以向我們建議想看到報導的人選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