▓ THE OPEN LIES 論謊言 ▓ 完整了,再破壞可能會更愛 — Misc Lin 專訪
從〔維納斯映畫壓紋紙〕的視角觀看「複製」於平面設計的運用
2020/10/26 · 文字 / 鄭博名 · 攝影 / 林志潭 · 編輯 / 週編少年
分享至

採訪一行人上到老公寓三樓,只見兩幅海報裱了框掛在梯間牆上,都與樂團有關。

這位喜歡福田繁雄與馬諦斯的平面設計師,早期作品難掩兩位前輩的氣息,深受樂團圈喜愛。但到底要在這座城市求生存,即使控制不住心中那支隱隱作祟的筆,想把畫面填滿,終究還是得歸納出一套法則,來應對不同領域的業主。

粉專形容自己「熱愛挑戰各種創作手法找自己麻煩,所以設計風格多變,人也善變,」果然近期開始錄製 Podcast 找自己麻煩,還取名為《設計師的仙界傳說 Oh My God》,光念完都嫌累。

嗜咖啡,程度連家貓子子都看不下去,要溝通師提醒少喝點,畢竟動輒凌晨3、4點才睡的趕稿人生,不是光靠咖啡可以支撐的。可惜主子的好意敵不過一覺剛醒的脾氣,忍不住叫了外送咖啡和雞蛋糕,充當正餐與我們聊起這次對《0000》計畫有什麼樣的期待。

Q : 你覺得紙張的價值是什麼呢?而映畫壓紋紙勾起你怎樣的記憶呢?

Misc:紙張的存在對我來講本身就是浪漫的。我以前喜歡去誠品摸紙,蒐集DM、酷卡等,會考自己這是什麼紙、幾磅的、條數。我覺得紙張本身的價值,是因為被不管是影像或設計,任何媒材使用過後,它的價值在那個時候才出現,並且乘載了當時那個事件的記憶。比方說我的海報會記得用什麼紙,如果不是因為透過印刷或紙張呈現、展示,我沒有辦法勾起更多記憶,可能只會留存在電腦裡。紙本也是,任何東西要被看到,除了科技的方式之外,就是紙。

我對壓紋紙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印刷場,看到師傅進行壓紋的加工。記憶中的壓紋紙,圖騰都比較有時代感,像萊妮的紋路早期就常被用在書封、包裝上。相較之下安格映畫的紋路就蠻有氣質的,尤其燙金時還會有很細很細的細格,我就很喜歡。

Q : 你怎麼看待「複製、重製(置)與量化」等手法在設計領域上的應用呢?

Misc : 如果今天是原創的複製的話,基本上我覺得沒有任何問題。但如果是拿過去的設計或藝術家的作品,即便法律上合法,自己道德上仍過不去。因為藝術家他們感受周遭很細微的想法,想對世界發聲,所以把這些東西投入在藝術創作裡,但設計師更像服務業,必須回應業主需求,所以不管是藝術家或設計師,我覺得如果是單純地拿別人的作品來重製,是不合理的。

複製、量化與重製放在設計裡其實是一個很合理的創作,也是我喜歡的手法之一。我的靈感就是從一個圖騰,去複製並且量化它,可能已經完整了,我會再破壞、重製成為一個新的風格,甚至還會更喜歡。我覺得會有這樣的手法,是淺意識受到一些人的影響,像我非常喜歡福田繁雄和馬諦斯。馬諦斯的色彩大膽具有狂放感,福田繁雄則是非常會用圖像做錯視的海報設計師。我沒有刻意想要追求跟他們一樣,只是無意間和朋友聊到,才懂了為什麼自己的作品會長成這樣。

我其實很喜歡留白的設計,但做稿時就是會忍不住把它填滿。以前做樂團的案子幾乎沒什麼侷限,唯一會改稿的就是台灣窗口、 Earwax 的創辦人戴子。因為我們兩個都是樂迷,每次戴子問我:「Misc,你只能這樣嗎?我覺得你可以更好。」我就會覺得,好,我一定要給你更好,讓你這個資深樂迷買單!


Q : 你會覺得設計師擁有自己的風格是一件重要的事嗎?

Misc : 我覺得不是這麼絕對。雖然沒有明確的風格,可能會讓業主擔心成品超出自己想像,但這就是挑戰阿,有一個磨合的過程,也因為這樣,願意持續與我合作的客戶我都很珍惜。

其時我慢慢地開始嘗試留白,畢竟做樂團跟其他的案子不太一樣,以前做樂團海報,常被朋友笑說樂手們一定都很喜歡,以為我嗑很多,但在其他領域就會被說太前衛。也因為這樣,才發現說,好像沒有辦法很隨意地用同一種風格讓所有業主買單,反而因此發展出很多條思維,這些過程中所留下來的東西,對我來說是很珍貴的。

Q : 透過維納斯映畫壓紋紙與印刷、後加工,有什麼是你想嘗試實現的設計手法?

Misc : 我覺得維納斯紙價相對其他紙張真的較實惠,所以如果客戶在紙張印刷上預算有較多考量,我就會翻開《維納斯美術紙全紙樣》直接從裡面挑。也因為紙樣好看,就會特別想用。接下來我會想用壓紋,來嘗試大面積打凸會變什麼樣子?能不能成為這個設計的特色之一?透過設計凸顯紙張特色,讓壓紋變成設計的一部分,這是最有趣也最有挑戰的。

Q : 在「紙」、「設計」、「印製」與「人」四個相互影響的因素中,哪一個環節最常使你面臨到難題?會怎麼解決?或者期待在未來如何改善?

Misc : 想必大家都是人吧!不管是遇到哪一個角色,業主、印務或印刷廠師傅的專業等等,都會影響設計作品最終的展現,反而是紙或印製遇到問題都能被解決,唯獨人的不可預測實在是多太多。最怕遇到假裝大方的業主,前期問他有什麼想法:「都交給你都交給你,」結果交稿後天阿想法超多!這真的很消磨設計師的時間。

Q : 了解《0000》計畫構想後,你有何期待與想像?

Misc : 我覺得它會超出紙本規格以外的形式,變成沒有任何侷限。當初拿到葉忠宜設計的《維納斯美術紙》紙樣時很驚豔,第一個反應是:哇紙商很棒(笑),沒看過臺灣紙商這樣做,而且是一整本,可以想像設計師跟紙商、印刷廠來回的工程非常大。

以前覺得紙像幕後人員,現在好像走到幕前,告訴大家我們很多種,我是凝雪映畫、我是安格映畫,紙變主角。所以這次也會期待恆成怎麼把大家原先不怎麼注意到的紙張,玩出特色。


©本篇文字與照片著作所有權皆屬於恆成紙業所有,若喜歡這篇報導歡迎您透過本文分享按鈕分享,如需使用照片、圖像或擷取任何內文,煩請事先與我們聯繫。email|auspic@paper.com.tw 或是透過facebook私訊聯繫我們。